来自 新闻 2017-05-24 15:29 的文章

揭秘:整形医院为何冒风险与“网红”合作?

揭秘:整形医院为何冒风险与“网红”合作?
一名“网红”的微信圈内充斥着各种整形广告晨报记者张佳琪3月10日,新闻晨报 (微博)报道了《“网红”推荐令数名女孩深陷整容噩梦》的案例;3月17日,又继续报道了《“网红”团队作业,与整形医院五五分成》的内幕。民营整形医院利用网络红人招揽整形客源的潘多拉盒子被打开后,隐藏在幕后的诸多问题逐渐开始浮出水面。据一名整形业内人士爆料,一个知名的“网红”团队,每年可为整形医院创造数千万元的业绩。因为“网红”掌握着巨大的客源,甚至抢走了整形医院医生对手术的主导权:客户如何手术,不是听医生的,而是听“网红”的。问题是,这些精于营销的“网红”们因缺乏医疗常识,可能导致整形手术走向失控的边缘。起源于“医托和游医”组合整形医院里负责招揽整形客源的“网络红人”,究竟来自哪里?又是一群怎样的人?郑新是一家整形医院的院长,如今有两支有一定知名度的网红团队在为其招揽客源:“我不避讳地说,她们最早都来自于工作室,最早也都会去帮别人注射什么的。但是现在已经全部正规化了,在我这里,我不允许她们做任何医疗操作。”另一位整形医院人士也证实,“网红”与整形医院合作的模式,最早起源“医托和游医”的组合。因为,游医比正规医院更愿意给医托钱,所以才会有五五分成方式:“比如某著名网红团队,那个‘网红’就是最早在自己整形时发现做医托很赚钱,才慢慢走上这条路的。”尽管郑新声称,在他的整形医院内,是不允许“网红”做任何医疗操作的,却无法排除其他“网红”擅自进行医疗操作的可能性。晨报记者注意到,一个网名为“桃迷初诺——我的美丽36计”的“网红”就曾在网络上,晒出了其为客人注射童颜针的照片,尽管她自称自己为上海三甲首席咨询师,但如果网友通过微博寻求注射类服务,那么为她们服务的,很可能就是这名“网红”,而非正规医生。对于没有行医资质的“网红”直接给客人服务这种情况,郑新表示了强烈的反对:“即使是打针,也是很危险的,非医护人员不该操作。往太阳穴打针,打不好会出现血栓。往泪沟打针,打不好就会让人永久性失明。即使是医生,打这种针也会十分谨慎。让非专业人士操作,风险太大了。上海另一家民营医疗美容医院的院长许丽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现在有医院开设培训课程教人如何注射,这些培训班的学员大都没有任何医学背景。学员毕业后,就通过微博、微信在网上拉客,遇到注射就自己做了(大手术才引荐给正规医院),这是很危险很不正规的。”医院省去大额广告费用对于这些没有医疗知识背景的草根“网红”,很多民营整形医院对其擅自进行医疗操作的行为避之不及,甚至充满担忧。但借助互联网的“东风”,这些“网红”凭借整形前后在容貌上的巨大反差,收获了海量关注;其整形的经验,又为其积累了数以万计的粉丝,而这些粉丝中恰恰是整形医院的核心目标客户群。20多岁的夏黛就是因为关注了网红“鱼条条专业微整形”(以下简称“鱼条条”)的微博,看到她不仅自己整形非常成功,每天还在微博上晒出大量手术室内的照片,以及患者整形前后的对比照片,这才从广东飞赴上海,找“鱼条条”推荐的专家做眼部整形。“一个知名的‘网红’团队,每年可为医院创造数千万的业绩。”一名整形业内人士透露,正是在这种利益诱惑下,一些整形医院转而开始主动寻求和“网红”团队的合作。当然,“网红”团队也会主动找到医院合作。即便是一直拒绝与“网红”合作的许丽也不得不承认,比起普通医疗美容咨询师的推荐导流,“网红”团队的营销更具优势。因为“网红”自身的整形成功,就是一个极佳的示范案例,只有把自己整漂亮了,别人才会相信你。在“网红”自身整形成功的示范效应下,“网红”比较热衷的“欧式芭比双眼皮”、“韩式小翘鼻”、“嘟嘟唇”、“额头自体脂肪填充”等在常规整形医师眼里比较夸张的整形方式,也都成了爆款。许丽说,与“网红”团队合作的另一个好处是,医院确实可以省掉许多广告费用,因为“网红”团队会自己花钱为自己推广:“你看那些粉丝量超过20万的小姑娘,她们中除了极少部分是一开始就有名气外,大多数是靠花钱推广砸上去的。”医生做手术,要听“网红”的然而,当“网红”与整形医院合作后,因为其掌握着客源这一最重要的要素,甚至抢走了医生对手术的主导权。在上海一家有“网红”介入的整形医院,晨报记者在暗访中发现,“网红”都有医生的手术时间表,甚至无需经过医生同意,就可以为医生安排手术时间、手术内容。在另一家与“网红”合作的整形医院内,一名“网红”明确告诉前来暗访的晨报记者,她和另一名“网红”喜好不同,主推医生也不同。一名业内人士透露,因为“网红”掌握着客源,如果医生不听“网红”的建议,今后可能就很难再接到“网红”为其安排的客源。由于“网红”在整形医院的强势地位,手术方案多是按照“网红”而非医生的意愿而进行,一些医生甚至不得不按“网红”的意见,为“不具备手术条件的客人”做手术。曾因整形手术产生纠纷的夏黛、苏晓和美琪均向晨报记者证实,她们在手术前都只是和“网红”交流过,未曾与医生对话过:在苏晓、夏黛进行手术的整形过程中,由于缺少沟通,医生甚至临时中止了手术;美琪的手术尽管完成了,但是手术过程中,医生曾对美琪直言,她选择的手术方案并不适合她,后来果然如医生所言,手术效果非常不理想。郑新直言,“网红”和医生之间的冲突确实时有发生。2015年年末,他就曾将一个知名“网红”团队“请”出了自己的医院:“如果医生不按照她(网红)的要求做手术,她就会不开心。作为管理者,我觉得,首先还是要尊重医生的意见。”“网红”精于营销不懂医疗除了抢走医生对手术的主导权外,这些“网红”虽精于营销,却不懂医疗,缺乏医疗常识的她们兜售的往往是同款整形产品,即要求医生把客户整得跟她们一样,“欧式芭比双眼皮”、“韩式小翘鼻”、“嘟嘟唇”、“额头自体脂肪填充”等在常规整形医师眼里比较夸张的整形方式,都变成了当前整形的爆款。"网红’招揽的客户,大多追求‘网红’同款,但是‘网红’的整形方式是一种非常夸张的整形方式。以眼睛为例,她们会将自己的眼睛做得非常大。这种眼睛不仅看起来不自然,而且非常容易留疤。一旦留疤,就是医疗纠纷。出现了医疗纠纷,‘网红’是不会管的,只有医院和医生倒霉。”许丽说,不少“网红”在向整形者建议时,有时十分荒唐,甚至不负责任。“像我们这些学医出身的人,就算向别人建议,有些话也是说不出口的,因为我们懂常识。比如说,我就没法告诉别人,做双眼皮手术后眼睛不会肿,因为那是不可能的。”一家整形医院的护士说。苏晓就是听信了“网红”不符合常识的胡乱承诺的受害者。她要做的手术是在鼻子里放假体,需要先取出鼻子里原来的注入物,然后取出部分耳软骨,放入鼻中。手术前,她曾明确告诉“网红”,她鼻子里有骨粉,但仍被告知可以做手术。然而,在手术室内,当医生吩咐护士取了她耳朵上的软骨,又将她的鼻子打开时,医生突然说,“不行,这个手术我不能做,她鼻子里之前填充的骨粉太多了”。随后,医生交代别人对苏晓已经割开的鼻子进行了缝合。[畸形的分成与监管难题]警惕“网红”对整形医院的干涉作为一家民营整形医院的掌舵人,许丽至今坚持不与“网红”团队合作,因为一旦让这些缺乏医疗常识的人,抢走了医生的主导权,整形的风险将是十分巨大的。此外,“网红”团队提出的五五分成的分配比例,也是她无法接受的:“一台手术,‘网红’团队要分走50%,医生要分走20%,医院要用仅剩的30%费用支付药品、场地、以及医助的费用。如何承担?”然而,与许丽的坚持相反,郑新的整形医院选择了拥抱这种模式。在他看来,只要能够进行有效管理,不允许“网红”干涉医生的手术,这种模式也是一种很好的经营模式。郑新说,据他所知,目前上海至少有4家整形医院与“网红”进行合作。针对许丽提出的"网红’五五分成比例过高”的问题,一名业内人士爆料说,实际上一些渠道医院也面临同样的问题。她说,所谓“渠道医院”,是指那些通过和美容院等机构合作,吸纳会员的医疗美容医院:“一家‘渠道’医院,也要将客人所付全款的50%,给为它推荐客源的美容店,5%给将客人留住的整形咨询师,8%到12%给医生,此外医院还要养市场部、养护士、提供场地等等。”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直言,“渠道医院”把50%的分成给了美容院等渠道,这跟“网红”团队索取的分成是一样的。撇开利益分配的问题以外,更需要警惕的是“网红”对整形医院的干涉,包括对医生手术权的“绑架”。此外,“网红”作为整形医院推广的新型媒介,如何厘清她们与“医托”的关系,如何对她们发布的广告内容进行监管,都需要监管部门进行研究,否则整容行业的乱象只会愈来愈突出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揭秘内地人转移资金新手法:境外刷卡800次买保